L 产业新闻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0715-398158242
邮箱:39587959@qq.com
QQ:
地址:www.ag88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六项宏观数据解构中国经济:基建投资大门正在打开

2019-04-02 08:29

  2018年经济数据收官,喜忧参半。CPI、PPI、PMI、固投、信贷、M2这六项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数据正在显示:经济下行压力不减,通胀整体温和但食品价格上涨过快;从宏观政策来看,信贷放宽对经济的托举作用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,货币投放仍然“水”路不同;工业生产和利润都有所放缓,制造业投资也面临进一步下滑,“稳”经济,眼下还是要“稳”基建投资。

  由《经济观察报》发起的“经济观察报月度观察”,每月进行一次。本次共有19家机构与月度宏观数据预测。

  2018全年CPI2.1%,2019年CPI均值会较2018年小幅上行到2.5%。温和通胀的主要驱动因素可能是食品价格中枢延续上行,非洲猪瘟疫情导致能繁母猪库存去化,有可能使得未来猪周期比未受疫情情况下的回升幅度更强。

  非食品CPI中枢增长仍较为稳健,但2019年国际油价中枢可能较2018年出现回落,而国内经济基本面延续下行态势较为确定,2019年非食品CPI均值会从2108年的2.1%回落至1.6%。

  PPI显著下降,这意味着工业需求明显走弱。12月PPI环比-1%,是2015年2月以来的单月最大降幅。PPI同比涨幅降到0.9%,为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。PPI下降主要是生产资料价格下跌所致,生活资料价格基本平稳。生产资料价格环比-1.3%,同比涨幅回落2.3个百分点到1%,表明工业生产可能明显放缓。

  近几个月制造业三大订单指数全部持续下降,需求走弱压力加大,对工业生产端带来影响。随着工业产品价格普遍回落,工业企业利润增长可能明显放缓,甚至出现同比负增长。

  12月制造业PMI明显低于市场预期,表明经济仍然面临下行风险。经济下行压力最主要来自三个方面:出口形势转差、油价大跌促发去库存周期、目前基础设施投资活动尚未全面发力。

  不过市场预期仍然存在改善可能。首先,从PMI数据本身来看,在经历本月的下滑后,读数在50以上的PMI分项数目占比只有15.4%,已经处于历史底部了。从历史经验看,这个时候PMI和经济往往会出现一波反弹。第二,外部环境出现边际趋稳的苗头。第三,内部稳增长政策在继续加码。

  虽然12月建筑业PMI业务预期回落,不过进入2018年12月以来,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了上海等多个城市的新一轮地铁建设规划,投资规模较大,表明基建闸门正越开越大。此外,1.39万亿地方债提前到2019年第一季度下达,为基建反弹提供了必要的资金支持。

  201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5.9%,创下2000年以来的新低。其中12月投资累计增速较11月持平,当月增速则回落至5.9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底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企稳,很大程度上与基数调整有关。2017年固定资产的投资基数进行修订,这可能导致2108年的投资数据略有提高。

  具体来看,12月制造业投资增速高位持平,2018年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速9.5%,较1-11月高位持平。2018年4月以来,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上升,主要有三方面原因。一是2017年工业利润增速创下6年新高,对2018年制造业投资形成提振。二是2017年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下滑,低基数效应对18年同比增速形成支撑。三是口径调整,“营改增”令工业企业将服务业生产环节剥离出来,2018年制造业投资可比口径较2017年缩减了14%。

  2019年制造业投资增速也依然面临不小压力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已从2017年底的21%降至2018年前11月的11.8%,2018中国交建总承包公司社会招聘公告【招2人】,从盈利对投资的领先性看,2019年制造业投资仍将面临下行压力。

  12月非金融性公司及其他部门贷款同比多增约2300亿,但其中接近2000亿由短期限的票据融资贡献,中长期贷款反而减少83亿。这样的新增贷款结构显示出,宽信用效果未显。企业部门的新增贷款主要靠短期限的票据,反映出信用需求疲弱和银行惜贷倾向。

  对于实体企业来说,不到1年的短期限贷款难以用于扩张资本开支,仅可用作资金周转甚至理财投资,或者存回银行形成“以贷养存”模式,因此实际上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效果有限。

  居民部门的新增贷款主要靠消费贷,反映出银行机构愈发明显的优质资产荒。住户部门是12月贷款放量的另一重要因素,同比多增约1200亿,但几乎全部由短期贷款贡献。

  2018年受到影子银行渠道萎缩的影响,企业融资渠道收缩较快,M1全年呈现出快速下滑的趋势。主要受基数原因影响,M2的12月同比增长8.1%,较上月持平回升0.1个百分点。而M1增速连续小于M2增速,说明实体企业活性仍未恢复。

  2018年“水”路不通,原因是三大投放货币的渠道(外汇占款、对非政府部门放“水”、对政府放“水”)都不畅通。要真正对冲银行“紧信用”还需通过加大对财政放“水”(比如弥补减税降费的带来的财政收支缺口),就是“松货币”配合“宽财政”,改善企业盈利,降低风险溢价。2019年这个态势较2018年更为明显,关注“两会”后“宽财政”对流动性改善的促进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