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 产业新闻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0715-398158242
邮箱:39587959@qq.com
QQ:
地址:www.ag88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那个比肩马云王健林产业仅次华为 用200块钱手机的山东首富走了!

2019-07-08 11:31

  原标题:那个比肩马云王健林,产业仅次华为, 用200块钱手机的山东首富走了!

  同样是山东首富,一个花650万美元潜规则送女儿进斯坦福而天下皆知,一个直到去世才被世人知晓。

  2019年5月23日魏桥集团创始人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逝世,享年73岁。张世平是二十一世纪中国最传奇的企业家之一: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民,在纺织业、铝业,亲手带出了2家全球第一的巨型企业,创造了近乎不可能的商业奇迹!

  张士平执掌的魏桥集团,拥有10个大型生产基地,超过16万员工,在这两个行业的营收,不光是中国第一,更是全球第一。张的财富曾与马云王健林比肩,产业仅次华为,而张士平本人却只用200元手机,办公室和生活配套非常寒酸。张士平曾表示,他非常看不惯有了职位、财富或权势就带上一大班随从讲风头和排场的人。张士平日常出差,一般都是一个人拎上包就走,不带随从。

  和满门学霸的步长制药家族相比,他们的财富也许可用相望,境界却是云泥相望悬。山东富豪们的创富基因很明显,大都决断果敢,懂得借力,更善于利用山东区域经济本身的崛起,深耕制造业与能源业,不断扩大商业版图。但富豪并不等于企业家,一位真正的领袖企业家应该带领企业进步,兼具社会责任与回报员工的道义。

  张士平这个名字,远远不如他的纺织布和铝材料誉享全球。他是改革开放后,山东成就的第一代企业家,与海尔集团掌门人张瑞敏并称“山东二张”,不过他比张瑞敏更加低调,张士平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,并且要求他的子女和下属做同样的事情。由于难以忍受长途飞行,张士平几乎不出远门,而且很少参加企业家圈子的活动,公开露面的机会更是稀少。即使露面,他也不说话。

  由于一直以来与公众的距离感,以至于张士平在商业方面的才华和价值几乎被完全忽视了。事实上,张士平一直深耕别人眼中的“夕阳产业”,却书写了商业史上的神话,他在最传统的产业领域用最简单、极致的方法取得了成功。

  这是一条几乎无法复制的实业之路,我们从中能够看到传统产业的荣光,也能感受到一种属于鲁商的独特魅力。这绝对是中国企业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。

  张士平35岁之前的人生经历是困顿的。他出生在邹平县一个叫做魏桥镇的偏远乡村。饿肚子,是张士平最早的人生记忆。

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初中毕业,年仅18岁的他为了养家,在镇上的油棉小厂找了个扛麻袋的工作,一包麻袋100多斤,每天要扛几十包。这还不算最苦的。

  在文革期间,被下放去修整黄河河道,因为舍不得穿仅有的两件衣服,他光着膀子拉车。四个月后,他带着一次未穿的衬衣回家了,老母亲从他的背上完完整整地揭下了一层晒脱了的皮。

  很多人认为那些伟大企业家年轻时的岁月大都是枯燥无味,不值得去关注的。可是,正是这种漫长枯燥的生活磨练了他们的意志,使得他们“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”。

  直到1981年,命运眷顾了他,他因为“能吃苦、最勤劳”被提拔为所在的油棉厂的厂长。

  张士平的出现改变了邹平县第五油棉厂的命运。当时这个厂子又破又小,产值全县倒数第一,大家吃着大锅饭,天天都在混日子。张士平担任该厂厂长后,就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并迅速进行扩张。

  改革的第一项就是推行了以“六定一包”为主要内容的目标成本管理,实行了厂长负责制。同时在没有上级“”的情况下,在企业内部率先实行了承包经营责任制。这一举措比1988年国务院颁布《工业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暂行条例》整整早了7年。

  企业内部潜力激活后,张士平将简陋的榨油设备进行改造,转瞬间,企业效益和职工收入猛增,张士平把收益集中起来,购置了更多的榨油机械,到1984年,他所在的邹平第五油棉厂实现利润400万元,夺得全国供销系统工业利润第一名。

  第二年,新的问题摆在张士平面前——当年山东棉花大丰收,但大量的棉花卖不出去。

  张士平决定自己搞纺织。这一举措开了全国棉花加工行业的先河,改变了棉花加工企业“半年开工半年闲”的窘况,并一举成为全国供销工业效益最好的企业。

  从成立毛巾厂开始,张士平陆续进入毛纤、纺纱和织布领域,一边向纺织加工大步前进,一边抓住国企改革的机遇,将油棉厂改制成了自己控股、国有参与的魏桥创业集团。

  而在全国棉麻行业的利润冠军之后,张士平对内开始改变人力资源政策。张士平痛恨大锅饭,他知道集体庇护下人的懒惰将蚕食一切,这种意识在他被下放劳动改造时就有了。

  获得了上级的充分授权之后,张士平成为全国第一个打破大锅饭,实施超定额计件工资制度的人。同时他还大力推动上门推销。工厂产能、销售呼呼呼地上来了。

  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件铤而走险的事情。但张士平用出类拔萃的业绩不断地向地方政府证明,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。

  张士平用强势到底的管理风格,盘活了这些老国企。不到一年时间,其改革下的滨州一棉利税增长44倍。其盈利率是国营纺织企业的10倍,人均劳效是国有纺织企业的5倍。

  当时魏桥集团给魏桥镇创造了至少80%的GDP,一路往前冲的张士平,仅仅用了10年,就把当初那个只有几百人的小厂子发展成了全国龙头企业。

  张士平认为,每一次市场波动都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机遇,市场地位和发展差距往往在市场低谷时形成。纺织业于1993年和1997年两次跌入低谷,全行业连续亏损六年,但是魏桥集团这一时期却先后投入3.3亿元,使棉纺织能力不断扩大。

  今天魏桥的棉纺织业不仅是中国第一,还是全球第一。在中国加入WTO之后,魏桥的纺织品已经卖到欧美、日、韩以及东南亚,成为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。

  魏桥越做越大,面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。张必须找到别的办法再次压低成本——他决定投资建设发电站。

  用张士平自己的话来说,这是被逼无奈之后的选择。当时,整个中国处于电力短缺的时代,拉闸限电是经常发生的事情。做棉纺织业的时候,规模越来越大,用电量也越来越大,当时国家电网缺电,动不动就拉闸,一下子损失好几十万,对魏桥这样的公司而言意味着不可预料的损失。

  没办法,张士平就决定自己搞电厂,这是他一生中重大的决策之一。当时,得知消息的淄博电网发出威胁:魏桥如果要自己发电,就必须从大电网中解列。而且还把邹平县政府一起警告。

  把魏桥解列, 意味着一旦出现断电事故,将没有任何后备措施。张士平知道其中的风险,但最终还是决定解列,开始孤网运行。从此,再也没有用过国家电网一度电的张士平,反而不受其乱,因自建电厂而使魏桥集团生产成本大大低于同行业,魏桥集团日益壮大。

  由于自己发出的电还有大量的盈余,张士平开始计划利用多余的电量进行电解铝。与此同时,张士平在经营自己的电厂期间,发现了电价的秘密。他通过植入自己的管理心得,使其电厂每度电的成本比国家电网低出了三分之一。

  张士平将自己在纺织业积累的管理理念输送到了铝产业的各个环节。他严明纪律制度,痛恨腐败。他曾经因为发现煤炭采购环节出现问题,而一次性开除掉了20 个人。如今,其拥有一个700 人的检验团队,对每一车煤炭进行交叉对比检测,以保障煤炭质量。张士平称:“我们一直都是把一分钱当一块钱花。”

  由于电力成本优势明显,只用了15年时间,到2014年魏桥就超过了巨头俄罗斯联合铝业公司,成为了全球产量最大的铝制造商,坐上全球铝业的头把交椅, 创造了业内的“魏桥模式”。

  而且值得骄傲的是,国企投资了几百亿美元在国外开采矿石,最后连铝毛都没见到。而张士平只花了2亿美元,不到1年时间,就在几内亚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单一矿区,并且把矿石运回国内,这也是“中国人第一次真正把铝土矿石运回来。”

  如今,全球铝材过剩,其他企业面临着倒闭的危机,魏桥却还能盈利,苹果手机90%的外壳都是他所提供的材料,甚至连一向“挑剔”的日本人都求着张士平供货。

  因为棉花滞销,他自建了毛巾厂消纳库存棉花;因为电费太贵,他自建了电厂孤网运行;因为电能过剩,他上马了电解铝项目。这些理由听起来极为朴素、简单,然后就是这样朴素的观点,支撑张士平一路神奇的变成了“铝业大王”、“亚洲棉王”。

  这位仅仅读完了初中的商人, 经商哲学也极其朴素。如果说张士平是一位天才,那么他就是深谙简单之道的天才。张士平称,做再大的企业与卖青菜都是异曲同工的——“低买高卖,中间不浪费”。

  在魏桥,水准必须得高。张士平要做规模第一,但绝不搞低水平重复建设,要一开始就高举高打,做多少年也不会被淘汰的事情。

  当初大搞纺织工业,他们不惜血本,从日、美等国引进喷气织机、剑杆织机等顶尖设备,让魏桥不但是最大,也是设备最领先的棉防企业。

  张士平曾在一个纺织车间向记者展示过魏桥的现代化与先进性:他揪断一根纺纱机上的丝线,而这台拥有智能的机器迅速找到了断点,并且用不足2秒的时间将其重新连接并继续工作。

  在魏桥,速度要快。集团几乎所有项目都是当年立项、当年施工、当年投产。一个21万千瓦热电机组,他们可以不到10个月就投产发电,比同行速度快1倍,而且投资仅为其一半。

  而公司旗下10个生产基地,更是一个超级快速反应的部队,可以按小时对市场需求进行快速反应。棉布、棉纱新品种,只需要两三天就打样出品。

  在魏桥,成本得低。张士平把成本控制做到了极致,他常常讲,一分钱要当一块钱花。 这令他在如今两个被认为无利可图的行业里依然游刃有余。

  多年来,魏桥的能耗、原材料消耗,以及“人耗”都是全行业最低水平之一。尤其人方面,魏桥的管理人员仅占全部职工的0.8%,年人均劳效达20万元以上,均居领先水平。

  魏桥的煤炭采购曾出现问题导致成本增加,张士平一次性开除掉了20个人。为节约用地,魏桥还是中国大陆第一家把纺织、织布生产放在三层和五层楼上的企业。

  让他人感到棘手的政商关系,对于张士平来说并不是什么阻碍,他总能够找到两方最切实的需求,并且将它们统一起来,但他的确不会总是对官员言听计从;

  张士平懂得拒绝诱惑,他发誓此生不会跨入利润丰厚的房地产行业,绝不染指其可以轻易进入的期货交易,并且对金融和互联网态度冷淡。“我并不敬佩李嘉诚,我最尊敬的企业家是王永庆。我不擅长搞关系,也没必要搞关系。我10年前就下了决心,不进入地产和期货。”张士平曾明确表态。

  他明白自己所知有限,并且坚持量力而行,正是这种自知之明,将真正的智者与只是自以为聪明之辈区分开来。

  2005年,张士平被业界称为“亚洲棉王”、“中国纺织行业巨人”。随后,魏桥集团跃居为山东的第二大企业,而张士平也成为胡润富豪榜中的山东首富,财产300亿元。

  如今的魏桥集团,旗下有着11个生产基地,集家纺,热电,服装等产业为一体。美国《财富》杂志4月发布,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,72岁的张士平位居第25位,其治下的魏桥集团,在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居第三,仅次于华为和苏宁。

  2018年山东富豪榜上,张士平以989.99亿元的财富总额位列于第一位。据悉,张士平家族累计持有魏桥集团48.79%股权,其中张士平持有25.86%的股份,儿子张波持股7%。

  企业已经达到世界级别,财富也是富豪级,张士平的日常对物质的追求却很低,保持着农民的质朴。

  当年国际铝协秘书长罗恩耐普前来拜访,这一世界级企业的董事长办公室里,不过一张桌,一个铁皮柜。

  他深居简出,不爱应酬,喜欢回到家里,吃老婆孩子做的饭,尤其是玉米窝窝头,饭菜掉地上了都要捡起来吃了。作为一个大老板一年给子女都不多买几件新衣服。

  辞世之际,张士平用的都是200块钱一部的手机。主要的功能就是接面向员工的投诉热线,他经常会收到来自于普通工人的短信。

  然而这样一个“抠门”到极点的人,却给了魏桥16万员工承诺:居有其屋、老有所养、病有所医、子女有学上。

  “我们实际上是一帮农民,16万职工,除了大学生之外,95%的是农业户口,高中生、初中生,家里条件不好的,但是我们有责任,帮着他们致富。帮他们致富,就等于为民造福。”

  当地的房价6000块每平,那些一线多年才能买一套,张士平看大家这么辛苦,给自己的员工修了760万平的自建房,每平米不到2000块钱。这样下来,张士平一下至少少赚了200多亿。

  而且魏桥修了7所高档幼儿园,可供1万多名儿童上学。 如今,广西食药监公布3批次不合格产品 天猫等企业登黑,集团每年发出去工资超过70亿元,公司自建的门诊让员工享受低价医疗。

  “我认为真正能体现价值的最高层次就是干!邯郸:消防志愿者走家入户“送安,你干得越多,就为社会造福越多!自己也赚得越多!你干了,价值就实现了!”

  在魏桥几十年固定的早会上,张士平常常会谈及自己对于财富和人生价值的话题。他认为,人结束生命时带不走任何东西,而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创造出更大的社会价值。如今,这位老人去了,他作为一名党员、一名企业家闪闪发光的价值观被我们永远铭记!

  参考资料:正和岛《隐形首富张士平走了!生前给16万员工盖房,自己用200元手机》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